您现在的位置: 成都新闻网 > 内江 > 内江新闻 - 战火纷飞中,他是不怕炸弹的“小鬼”

战火纷飞中,他是不怕炸弹的“小鬼”

2020-11-12 来源:内江日报

抗美援朝战争是新中国的立国之战。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不计其数的热血青年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奔赴朝鲜战场。

现年83岁的孙宪良就是其中一员。参战时,他不畏艰险,不辱使命,获得组织肯定,后来两次参加国庆大阅兵;转业后,他两袖清风,廉洁自好,数十年始终坚守对党的忠诚和对人民的真情。


孙宪良与妻子田洪蓉

战场上 不畏炮火担使命

11月4日,记者见到孙宪良,现年83岁的他满头华发,却仍身形挺拔,精神矍铄。

作为曾经的志愿军战士,忆往昔峥嵘岁月,尽管已过去数十年,孙宪良依然记忆犹新,娓娓道来。

“我算是很幸运的。”在他看来,“幸运”贯穿了自己参战生涯的始终。

1951年1月,时年14岁的资中少年孙宪良加入了志愿军队伍,经高强度的集训后,随部队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因集训表现突出,孙宪良被分配到40军炮团通讯班,紧接着被分到警卫连手枪班任一号首长的警卫员。

自此,传送信件、保护和照顾首长成了孙宪良在朝鲜的头号使命。

“这两项任务听起来简单,其实很危险。”孙宪良回忆,照顾首长时,就连简单的打饭工作都危机四伏。炮团工作驻地位于山上的观察所,做饭地点则位于山后的隐蔽处,需走上一阵才能打饭,想要保证首长吃上几口热饭就须冒着生命危险抓紧时间前行,一不小心,在途中就会被敌人的冷炮夺去性命。

有一次,孙宪良像往常一样翻越山岭去为首长打饭后正往回赶,到山顶时猛然发现一枚炮弹朝自己飞来。说时迟那时快,他赶紧蹲下隐蔽,刚蹲下炮弹就在离自己仅几米远的地方爆炸了。“所幸弹片没有‘找’到我。”孙宪良笑着打趣说,自己幸运地躲过了炮弹的袭击。

少年孙宪良不怕炮弹,却怕黑。“当时战友们都说有一个怕‘鬼’的小鬼,就是说我。”孙宪良解释道,自己不是怕“鬼”,而是因为送信时间多在晚上,当时年纪小,山上黑漆漆的又多豺狼虎豹,送信时心里难免感觉毛毛的。作为徒步通讯员,他每次送信时都在尽量保证安全的情况下一路小跑着去。

但面对真正的危险时他是毫不畏惧的。敌人掌握志愿军战士的行动规律后,会在交通要道设置封锁线,封锁线上冷炮密集,随时都有可能遭遇袭击,可谓十分危险。肩负向军部和营里传送作战计划等重要文件的重任,孙宪良经常冒着弹雨穿越封锁线。送信路途少则十余里,多则40余里,虽然路途遥远,但由于头脑敏捷、反应迅速,他总能出色地完成任务。

更多新闻

上一篇:资中开展“119”消防宣传月活动

上一篇:资中:消防演练进车站

相关新闻

内江市

内江市位于四川省东南部,沱江下游中段,其地理坐标地跨北纬29°11′~30°2′,东经104°16′~105°26′;东邻重庆,南界泸州,西接自贡,西北连眉山市,北与资阳市相邻。东汉建县,曾称汉安、中江,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现辖2个区、2个县,代管1个县级市,幅员面积5385.46k㎡,户籍人口4278501人。由于盛产甘蔗、蜜饯,鼎盛时期糖产量占到全川的68%、全国的26%,故被誉为“甜城”。

内江是交通运输部规划的国家公路运输主枢纽之一、四川省第二大交通枢纽和西南陆路交通的重要交汇点,是成渝经济区的中心城市之一,素有“川南咽喉”、“巴蜀要塞”之称。形成了南北贯通、东西相连、纵横交错、水陆空立体发展的交通网络。成渝高铁的开通,内江融入了“成渝半小时经济圈”。

内江是国家商品粮生产基地,全省粮食和经济作物的主产区和水产产业化试点市。塔罗科血橙、冬尖、七星椒、周萝卜、柠檬等17个品种荣获无公害产品称号,“隆昌素”兰花获国家地理标志证明商标,资中“塔罗科血橙”通过国家绿色食品认证,“资中鲶鱼”、“永安白乌鱼”获国家地理标志性产品。

内江既是四川的老工业基地,又是成都、重庆支柱产业的配套基地和副食品供应基地,形成了钒钛钢铁、食品饮料、机械汽配等支柱产业,正在加快建设西部钒钛资源综合利用基地、中国循环流化床电站节能环保示范基地、中国“城市矿产”示范基地、中国汽车(摩托车)零部件制造基地、西部电子信息产业配套基地等五大新兴产业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