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成都新闻网 > 社会新闻 - 成都23岁小伙国色天乡死亡 妻子质疑救援不力

成都23岁小伙国色天乡死亡 妻子质疑救援不力

2019-07-10 来源:红星新闻

23岁的黄列鹏和妻子的婚礼预定在今年9月,但黄列鹏只能永远缺席自己的婚礼了。

黄列鹏(左一)与妻子合影

7月6日晚,黄列鹏和妻子、朋友一行到国色天乡水上乐园游玩,在从“快乐淘气堡”项目滑道下来后,黄列鹏突然出现了意外,经抢救无效死亡。

快乐淘气堡娱乐设施

事发后,家属质疑水上乐园相关抢救救助不力,没有救生工作人员在场,事发后错过最佳抢救时间导致死亡。

9日,水上乐园相关负责人向红星新闻独家提供了监控视频:在发现游客异常后,四分钟内,安办、警务、急救工作人员都赶到了现场,急救工作一直都在持续,直到120急救人员赶到。

23岁男子游乐场突然死亡

同伴讲述事发经过

黄列鹏的朋友和同事艾昭俊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天(6日)是周六,一行6人(包括一名未成年)购买了国色天乡水陆乐园的夜场票,入场后,先到了大泳池,有歌舞节目表演,大约在当晚7点52分,到了第二个项目,也就是“快乐淘气堡”项目,在往上的楼梯处排队等待游玩,因未成年的弟弟有点怕,艾昭俊便带着他耍隔壁项目。大约晚上7点56分,黄列鹏的妻子孟晖通过微信,给妈妈发了视频,说自己正在游乐场耍。

“我过来找他们的时候,他(黄列鹏)坐在水里。”艾昭俊说,黄列鹏是一行人中第一个滑下来的,随后的是一位同行的朋友,自己看到,朋友去拉了一下黄列鹏,然后就告诉自己,“出事了。”艾昭俊说,水深大约只到小腿,黄列鹏距离岸边只有一两米,有一个工作人员站在滑道出口,背对着黄列鹏。

急救现场

艾昭俊说,听到出事,自己便没有再上前,而是往项目外跑去,找工作人员和医务人员,但项目门口的工作人员刚开始没反应,自己又跑回现场,此时,黄列鹏的妻子孟晖也滑了下来。艾昭俊又往外跑去找工作人员。

“他已经坐在水池边上了。”孟晖说,当时,自己看到黄列鹏的嘴角有水流出,像是受到了惊吓,喊他时还能随着声音看向自己。孟晖说,自己让工作人员把黄列鹏背上岸,因为黄的体重也比较重,有140斤左右,到了岸上,也没有人救助,自己哭喊着问(有没有人会急救),一位看上去30多岁的中年男子上前开始帮忙做心肺复苏,随后一位年轻女士也加入了,都穿着泳衣,看上去都是游客。大概在游客帮忙急救的五六分钟以后,才有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前来,随后才是医院的急救人员。在做心肺复苏时,黄列鹏的嘴鼻里溢出当晚所吃的凉面、火腿肠等食物。

快乐淘气堡娱乐设施

孟晖说,在医院的急救人员原地抢救了一会儿后,自己要求送医院,黄列鹏被抬上担架,在救护车上,孟晖看到,黄列鹏的心电监护仪上心跳的线就已经是平的,电击抢救后,又恢复了一点心跳,“已经没有(自主)呼吸了。”孟晖说,在医院急诊科抢救后,黄列鹏又被送进ICU,但医生一直强调,基本上没有(抢救回来的)可能了。

游乐场两发公告:正配合调查

8日18点36分,@国色天乡水陆乐园发布了“关于国色天乡水上乐园意外事件的情况通报”。内容如下:

2019年7月6日20点08分左右,我园工作人员发现一游客坐在快乐淘气堡水里(水深30cm)神态异常,便立即与其同伴一起将游客带出,工作人员按照应急救援流程立即上报,随后在1分钟内公司相关应急救援人员相继到达现场,救护及医护人员立即对该游客进行心肺复苏急救,安办人员同时拨打120急救电话,工作人员急救一直持续到120到达现场,120到达后接替乐园工作人员继续对该游客进行急救,随后120将该游客送入医院继续进行抢救。7月7日11:00,经过一夜全力抢救该游客仍然无自主呼吸及心跳,靠呼吸机等设备维持生命,游客父母选择放弃治疗,并签署医院相关文件。7月7日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出具该游客死亡报告,报告诊断该游客死亡系心脏骤停,急性冠脉综合征,以及伴随多器官功能衰竭、肺炎、消化道出血等病症。

失去一位年轻有为的朋友让我们感到非常痛心,乐园对此事件深表遗憾,谨就事件向家属及朋友致以最深切的慰唁。目前,公司正积极配合相关部门调查,并与家属沟通协调,努力做好相关善后工作!

成都乐新投资有限公司

2019年7月8日

9日12点58分,@国色天乡水陆乐园再次发布情况通报:

各位网友,7月6日晚一名23岁男性游客在乐园游玩快乐淘气堡项目滑道后,因自身疾病突发,乐园工作人员与其同伴发现异常后,一起将患者背出设备区域,乐园应急人员在接到通知后1分钟内赶到了现场并开展急救,5分钟内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在整个救援过程中乐园方采取了积极、恰当的救治措施和方法,尽到了相应的责任。

一个生命的离开,让我们非常难过,乐园对此事件深表遗憾。谨就此事件向家属及亲友致以最深切的慰唁。

7月8日下午,政府相关部门联合调查小组已经进驻乐园,乐园积极配合政府相关部门进行了调查取证,接下来也将积极配合家属处理好相应的善后事宜!

请各位网友耐心等待政府部门的权威调查报告,不断章取义、不信谣、不传谣。

家属质疑游乐场公告内容失实

对于游乐场发布的情况通报,孟晖质疑与实际情况不符,事后,他们看到了游乐场提供的监控视频(不允许拍摄视频照片),因“快乐淘气堡”项目呈S形,监控只能拍到其中一部分,刚好现场不在监控范围内,从他们所看到的监控画面,当晚20点02分医护人员赶到,20点04分,就出现了担架抬出的画面,而国色天乡的情况通报的事发时间,又是20点08分。

孟晖表示,根据医院急诊的出诊记录,接到急诊电话的时间为20点14分,出诊时间是20点16分,到达现场是20点28分,离开现场为20点30分,到达医院时间为20点40分,这与情况通报和监控画面的时间不符。在孟晖提供的医院急诊出诊情况上,红星新闻记者看到了这部分内容。

死者妻子孟女士

孟晖表示,当时参与急救的,是两名身穿泳衣的游客,一位大约30多岁的中年男子,长着络腮胡,另一位是年轻女士。家属也表示,想要通过媒体找到这两位帮助急救的游客表达感谢,也想通过他们证实当晚事发的情况。

孟晖表示,游乐场通报是黄列鹏父母放弃治疗,实际情况是,黄列鹏父母当晚从广州赶回,医生此前一直强调,抢救回来的希望不大,“脚都凉了。”实在是因为没有办法了,而不是放弃治疗。

孟晖表示,自己与黄列鹏于今年3月14日才领取结婚证,无论是婚前检查还是平时生活中,黄列鹏的身体一直都很好,没有心脏方面的问题。

所有监控视频原件

已提交给警方和相关部门

9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来到国色天乡水上乐园,水上乐园一位负责人向红星新闻记者展示了事发时的一段视频,来自游乐项目上的一处监控。

“(黄列鹏)从滑道下来,自行走到了柱子处,休息了一下,躺下去,又起来了。”该负责人介绍说,此时,被游乐项目的柱子挡住了,监控没有拍到相关画面。项目的工作人员与黄列鹏的朋友同时发现黄列鹏出现异常,将其扶起来,黄无法站立,是工作人员将他背到岸边,在简单救助后,立即按照程序拨打乐园电话和报警、急救电话。

根据乐园提供的视频,视频(播放进度条)第7秒显示,工作人员发现了异常,第38秒时,工作人员将黄背出,第1分钟时,第一名警务人员赶到,3分13秒时,安办人员赶到,3分24秒,第二名白色衣服的警务人员赶到,3分26秒,部门主管赶到,3分42秒,医务人员赶到。该负责人解释,再过了20秒之后,红色衣服的救护人员赶到,但视频里没截取到,工作人员对游客的救助一直都在持续,清理呕吐异物,一直等到20点28分医院急救人员赶到,心肺复苏一直都没有停。“我们又和医务人员确认,她(医务人员)赶到时,已经有一名救护人员在做心肺复苏了,时间大概在事发三分钟左右。”一位工作人员补充道,通往项目的路比较多,可能该救护人员没有经过监控所拍摄的路段。

该乐园负责人表示,首先,该项目设备在今年4月份开园前,通过了游乐设施定期检验(有特种设备使用标志),检查合格,在游乐场多处,都有张贴告知,有身体不适宜的情况不能游玩该项目。

快乐淘气堡安全告知栏

《水上乐园入园须知》第六条,高血压、心脏病、心脑血管疾病、肝炎、重症沙眼、急性结膜炎、中耳炎、皮肤病、哮喘病、骨折或关节脱位史、癫病史、饮酒者、皮肤癣疹(包括脚癣)、性病、肠道传染病等各种传染病、精神病患者以及孕妇等,被医学上鉴定为不适宜参加激烈运动者谢绝入园。如因隐瞒入园带来的各类损失,由游客自负。

快乐淘气堡安全告知栏

其次,所有的工作人员、救护人员都是持证上岗,在游客出现意外后,水上乐园的医务和救护人员都一直在尽力抢救,不存在家属所说的没有工作人员在场救治的情况。

对于提供的视频上无法看到监控的具体时间,该负责人表示,所有监控视频原件都已经提交给警方和相关部门,现在所有的视频也是乐园复制的,无法看到时间。目前,乐园正在配合相关部门调查,会提供所有调查资料。

该负责人表示,根据目前的调查情况,乐园在该事件上没有责任,已经与家属协商多次,乐园可以提供相关人道主义补偿,但与家属所提出的有差距,建议通过司法程序明确责任。

红星新闻记者 于遵素 实习生 向姗 摄影记者 王效

编辑 杨渝彤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更多新闻

上一篇:攀枝花甘孜凉山三地看过来 黄色地灾预警请注意

上一篇:巴中63岁老人刺死儿子 还放火烧毁他的汽车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