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成都新闻网 > 社会新闻 - 上甘岭战役一等功臣张家邦:200人坚守阵地 最终仅4人走下来

上甘岭战役一等功臣张家邦:200人坚守阵地 最终仅4人走下来

2020-10-23 来源:华西都市报

上甘岭战役一等功臣张家邦。

张家邦荣获的勋章和纪念章。

  老兵档案

  姓名:张家邦

  年龄:87岁

  籍贯:四川金堂县

  经历:1951年入伍,成为志愿军12军31师91团5连战士,参与抗美援朝战争,在上甘岭战役中英勇作战荣获一等功,还获得时任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授予的一等功勋章。后历经抗美援越战争。195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2019年,荣获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

  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为祖国……”这首《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响起,再次唤醒了几代中国人的记忆。对抗美援朝老战士、老党员张家邦来说,这首歌唱出了他的芳华岁月,也承载着无数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牺牲战友的身影。

  “200多人顶上去,剩4个人走下来。”说起抗美援朝,张家邦的记忆绕不开他亲历的上甘岭战役:敌人的炮弹不分昼夜地“倾泻”在阵地上,战火硝烟弥漫,“我们最长9天不敢睡觉,谁都不知道眼睛闭上后,还能不能睁开……”

  10月12日,在成都市金堂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在金堂十里大道一小区内,找到今年已87岁的张家邦。

  离川奔战场 体检时垫了脚才勉强合格

  翻开厚厚的一本黑白相册,里面除了张家邦身穿军装的照片外,还放了他十分“宝贝”的物件:光荣证、军校毕业证书、任命书和立功证明等。他一边翻动老物件,一边中气十足地讲述起那段血与火的峥嵘岁月。

  “国家号召‘抗美援朝,保家卫国’。”1951年5月,成都市金堂县黄家公社,18岁的张家邦听到号召后,决定报名参军。

  张家邦说,父亲在他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他们三弟兄全靠母亲辛苦拉扯大,“听到我打算报名参加志愿军的决定后,母亲哭了很久,但最终还是拗不过我,同意我去了。”

  参加体检时,个头不高、身材瘦小的张家邦为了能顺利过关,在测身高时还垫了一脚,才勉强合格。之后,他从老家出发来到黑龙江接受训练。“在黑龙江训练了3个月左右,有体能训练、射击打靶和文化课学习。”他说。

  之后,他随部队坐火车来到了鸭绿江边,这里已能感受到战争气氛。

  就这样,这支年轻的志愿军队伍,每人背上一周干粮和装备,徒步前往朝鲜战场前线。“我们在朝鲜走了大概一个月。”张家邦说,几乎都是晚上行军,白天隐蔽休整,“一路上看到很多村子都被炸成废墟。白天休整时,能听到敌人的飞机飞过,战士们都绷紧了神经,很多时候根本睡不着。”

  彼时的朝鲜战争,已进入“边打边谈”阶段。1952年10月,就在张家邦所部进入朝鲜参与多次战斗后,他们接到新的指令:前往上甘岭作战……

  上甘岭战役 最长曾9天没睡觉

  1952年10月14日,上甘岭战役打响,美军先后投入6万余兵力,出动3000架次飞机和170余辆坦克,持续对不到3.7平方公里的上甘岭阵地展开进攻。激战43天后,志愿军在装备悬殊巨大的情况下,经历了部分失守、夺回和继续坚守,并歼敌2.5万余人。此役的惨烈程度,唯有亲历者最为清楚。

  “我们在597.9高地10号阵地作战。”张家邦说,上甘岭战役主要围绕朝鲜中部金化郡五圣山前沿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展开。当时这两个高地是无名山,只能以海拔高度命名,而上甘岭则是高地后面的一处小村庄。

  同年10月下旬,作为志愿军12军31师91团5连战士,张家邦奉命支援上甘岭作战。“在10号阵地,能清楚地感受到敌人的炮火基本没停。”他说,为了阻止敌人的坦克,他们挖了“坦克壕”,“要挖6米左右,美军的坦克要是敢来,就会陷进去变成活靶子。”

  “炮弹太密集了,飞机、火炮把山头都炸平了一截,还有重机枪在扫射。”张家邦回忆,他们躲在阵地里不敢轻易露头,“我们都是趴在地上,或者在战壕里观察,敌人冲锋,我们就扔手雷、用机枪回击。”

  “上甘岭是我进入朝鲜战场经历的最惨烈作战。”张家邦说,敌人的炮火“倾泻”下来,不仅切断了物资补给线,还让他们不敢合眼,“战斗激烈时,要根据炮声不断变换方位,迟一秒都可能被炸死或者被泥土活埋,我们最长9天不敢睡觉。”

  艰难的时候,除了睡觉,吃饭也成问题。“一连几天吃不到东西都是很正常的,那时候别说送物资,送个苹果进来都很难。”张家邦说,为了打气,战士之间就会唱战歌,“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为祖国……”说到动情处,他再次唱起当年鼓舞了一批批青年们的战歌。

  张家邦说,他终生难忘的是,连队派了200人守阵地,打退敌人十多次进攻,许多战友也牺牲在这场战斗中,“除了负伤被抬下来的,最后能自己从阵地上走下来的,就只有连长、班长、副班长和我4个人。”

  最难忘战友 “他教给了我实战经验”

  “我能活下来,离不开老前辈、老战友的指导。”张家邦说,进入部队后,虽然所有人都接受了约3个月的训练,但缺乏实战经验,“我就专门向老战士请教、学习。”

  对张家邦影响最深的一位老战士是朱敬华(音)。“我们去时,他已在战场上待了约一年,还参加过解放战争,作战经验十分丰富。”张家邦说,在朝鲜战场上,朱敬华指导他作战,从熟悉战场环境到根据炮弹的声音躲避,再到如何投掷手雷能更高效杀敌等,“这些都是宝贵的战斗经验。”

  “比如根据炮声的远近,来变换躲避的方位。”张家邦边说边用手在空中比划,在嘈杂的战场上,要仔细听炮弹落下的声音,是远是近,在哪个方向,“要朝着相反方向快速转移,但又不能站起身子,一旦站起来就会被机枪或者弹片打中。”

  “还有投掷手榴弹,不能拉开引线就直接扔。”张家邦手握拳状在空中一挥,做着投掷动作,“要看清楚手榴弹上刻的数字,有经验的战士会以数字作为投掷时间,拉开引线,默数相应数字后再朝敌人扔过去,手榴弹会在接近敌人的上空爆炸,这样的杀伤力才最大。”

  “战争结束后,朱敬华回了安徽,我们还互通过书信。”张家邦说,这份在战争中结下的友情,“让我一辈子都记得他,也感谢他。”

  荣获一等功 多次拒绝各种待遇和福利

  2019年,张家邦荣获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他和战友的故事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知晓。

  “父亲向来很低调,很少告诉别人他获得奖章、勋章的事。”张家邦的女儿张鲲说,但是老爷子对勋章很珍惜,尤其是他别在军服上的那些。

  据了解,在参加抗美援朝作战期间,张家邦获得时任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亲自授予的勋章;同时,在朝鲜战场上立下一等功。后来他又参加了抗美援越战争,获得时任越南最高领导人胡志明授予的勋章等。

  “之前还获得过二等功,被我拒绝了。”张家邦说,战友们也付出了很多,他向组织申请将其他功绩留给战友,“我的耳朵和手在战争中受伤,被定为伤残,但当时国家面临困难,我放弃了申请伤残军人的机会。”

  1954年,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不久,张家邦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56年,他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步兵学校学习,荣获“五好学员”。毕业后,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20军。

  1971年,功勋卓著、获评“五好战士”的张家邦历经20年军旅生涯后转业到省公安厅,但他再次拒绝了分房福利,“只要想到牺牲的战友,我就觉得自己已拥有太多了。”后来,他自愿回到金堂,在当地一家工矿企业工作至退休。

  如今,张家邦膝下有5个女儿,家庭和睦。“除了当年在战场上被炮弹震伤耳朵不怎么听得清外,父亲的精神和思维都还很好。”张鲲说,父亲现在还保持着军人的习惯,早上5点就醒了,每天坚持锻炼,“天天都要看军事频道的节目。”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杨力 实习生 罗一致 苟春 摄影报道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更多新闻

上一篇:长津湖战役老战士周全弟:卧雪埋伏三昼夜冻掉四肢 仍盼冲锋杀敌

上一篇:南充:女子跳江轻生 民警江中追寻6公里后救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