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成都新闻网 > 文化新闻 - 国宝漆画之蜀汉成都《宫闱宴乐图》

国宝漆画之蜀汉成都《宫闱宴乐图》

2020-02-10 来源:四川新闻网综合

唐 林(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蜀郡佚名画家(工匠)绘制的《宫闱宴乐图》

蜀郡制作、出土于安徽马鞍山蜀汉朱然墓的“宫闱宴乐图”是朱然墓漆画的代表作。此图绘于一长方形漆案案面中间部分。漆案长82厘米,宽56.5厘米,是朱然墓出土漆器中最大的一件,画幅在漆画中要算巨幅了。主题图案为宫闱宴乐场面,绘有55个形象不同的人物,画面中间绘百戏图。整个《宫闱宴乐图》场面浩大,人物众多,气势磅礴,表情动作生动。如此宏大宫闱生活场面的漆画是战国以来是绝无仅有的,且图像中有帝王形象,这在同时期墓葬绘画中是不多见的。整个画面故事性强,整体构成一个故事。主题图案的四周,还用云气、禽兽、菱角蔓草等纹饰烘托映衬,使整个画面显得富丽壮观,气势恢弘,令人目不暇接。整个画面描绘的是皇帝宴请王侯及其夫人观赏百戏的场面。

《宫闱宴乐图》摹本⑤

这幅图画是三国时期绘画艺术和髹漆工艺少有的经典之作,是一幅世所罕见、精妙绝伦的大型漆画。著名艺术家郑岩称其是“是难得一见的绘画杰作”。它在审美情趣与审美内容上与西汉时期的漆艺表现出来“煌煌盛美”大相径庭,反映出东汉后期宫廷漆艺美学的新气象。甚至有专家认为顾恺之用笔可能都从朱然墓漆器绘画中受到启发

《宫闱宴乐图》漆中大多数人物均有榜题,根据榜题大致可分为王公贵族、百戏表演者、卫兵与侍者三个群体

一、王公贵族

第一排图像主要表现王公贵族。左侧绘制的幄帐之中,一中年男性在两名女性陪侍下坐于正中。幄帐右侧为横向一排宴席,由左至右依次绘制了榜题为“子本也”“皇后”“平乐侯”、(平乐侯)“夫人也”、(都亭侯)“夫人也”“都亭侯”以及“长沙侯”、(长沙侯)“夫人也”等八个人物。他们有的对话,有的嬉戏等,人物形态不拘。席前都放置着各种美食。

《宫闱宴乐图》幄帐中帝王形象

其中三图最为引人注目。一是幄帐中的皇帝左右拥抱嫔妃;二是题为“子本也”图像,他身体前倾双臂伸出欲搂抱皇后,皇后则作闪避状。三是题为都亭侯的图像,他与夫人押昵可谓失度

《宫闹宴乐图》局部,子本“调戏”皇后

大场面的宴乐百戏的题材在东汉四川的画像砖石多有呈现,均是表现墓主与宾客的活动,但引图画中人物身份如此之高者,举止如此轻慢散,刚前所未见。对上层社会生活作如此铺陈,其用意令人费解

二、百戏表演者

百戏表演绘于第二排右侧和第三排中部,这一组描绘得格外生动逼真。榜题有“弄剑人”“弄竞人”(“竞”就即是“镜”)“武女也”“弄丸人”“转车轮”“鼓吹也”“大乐”“长人”“执节人”等。

《宫闱宴乐图》的乐舞百戏

百戏场面包括鼓吹、弄丸、速倒、转车轮、龟戏、猴戏等约10种,艺人们,或跳跃、或倒立、或旋转、或奏乐,仿佛定格在艺术表演中最精彩的一瞬间。甚至一些不易被人注意的细节都惟妙惟肖,令人叹为观之。飞剑、弄丸的两艺人仰起头望着空中尚在飞舞的丸、剑,动作表情十分投入,弄镜人右手持竿旋转铜镜,左手惟恐碍事摆向身后;横竿上倒挂的童子露出了腰部一截肌肤;执击人身体前倾,深深被席上连倒诸人的精采表演吸引,等等,这些不易注意的细节都被画家细心捕捉到并真实地反映到图中

《宫闱宴乐图》的乐队

三、卫兵与侍者

散布于第二排左侧及第三排左、右两下角。帷帐左侧一宫女双手置于腹前侍立。帐前一人长跪举案,进奉食物,榜题“黄门侍郎”。其身后恭立一侍者,榜题“直使也”。另有一直使也正手捧物品走向帷帐。帷帐左下方绘虎贲四人,持铖而立。虎贲下方绘一“大官门”,值门人守立一旁,女值使捧盘穿行于门中。门内两直使正前一后抬着长方形食案,向表演百戏的艺人走去。人物与器物皆有榜题,如“虎贲”、“黄门侍郎”、“直使”、“大官门”、“值门人”、“女值使”、“大官食具”等等。画面右下角鼓吹场面下绘羽林郎四人,持弓守立

《宫闹宴乐图》下排右侧持弓的守卫

朱然墓出土的蜀郡制作的漆器漆画表明,东汉以后蜀郡仍旧制作漆器,但可能己非“上官”产品,不见蜀郡西工漆器传统的铭文与绘画风格。铭文内容简单,为漆书,非传统的刻写;纹饰不再以西汉中晚期蜀郡西工漆盘上常见的三熊纹为主,而是以人物、故事题材为主,如童子戏鱼、两童子持棍对舞及历史故事季札挂剑等

大邑县董场乡蜀汉墓《西王母》画像砖⑰

整个中国,蜀汉时期的图像虽然很少,但在蜀地也有出土,其中以成都大邑董场乡三国画像砖墓出土最多,也最为有名,现存画像砖28方,内容多为神话题材,如“天仓迎谒”、“天阙”、“车骑升仙”、“日月神”、“西王母”“六博舞乐”等。这间接印证了蜀汉时期中国其他各地绘画衰落时,而蜀地绘画艺术仍在发展中,这也更加有力地支持了朱然墓漆画乃蜀郡制作的观点。

2020年1月28日写毕成都江心岛

《四川美术史》上册修订本补充条目

唐林,美术史家,四川省社会科学院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四川历史研究院学术委员,四川省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非物质文化保护协会专家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个人独著《四川美术史》上册、中册,为北大、清华、复旦、上图、首图等许多著名大学和省市图书馆馆藏。翻译作品《为我唱首歌吧》列入小学语文同步阅读教材。

――――――――――――

①林树中:《从吴•朱然墓漆画谈三国绘画》,《南京艺术学院学报》(美术与设计版)2004年1期。

②汪小洋等:《美术考古与宗教美术》,192页,上海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

③乔十光:《漆画技法与艺术表现》,《中国漆艺史略》湖南美术出版社1996年版;张荣:《张荣谈漆器》,45页,吉林科技出版社1998年。

④任汉伦:《三国东吴朱然墓宫闱宴乐图漆案的图像与功用探究》,《社会科学论坛》2017年10期。

⑤殷春梅:《<宫闱宴乐图>与汉魏时代的乐舞百戏》,281页,,载文物研究编辑部编《文物研究》第12辑黄山书社2000年版。

⑥马起来:《梦回孙吴地 神韵竞风流――三国东吴大将朱然墓出土漆器绘画欣赏》,《东方收藏》2013年2期。

⑦雷喻义主编:《巴蜀文化与四川旅游资源开发》,1009页。

⑧郑岩:《看见美好 文物与人物》,44页,人民美术出版社2017年版。

⑨潘天波:《汉代漆艺美学思想研究》,246页,陕西师范大学博士论文2013年。

⑩顾丞峰:《朱然墓漆画与顾恺之用笔》,《东南文化》1991年2期。

⑪任汉伦:《三国东吴朱然墓宫闱宴乐图漆案的图像与功用探究>》,238页,《社会科学论坛》2017年10期。

⑫郑岩:《看见美好 文物与人物》,46页。

⑬郑岩:《看见美好 文物与人物》,44页,44―46页。

⑭殷春梅:《<宫闱宴乐图>与汉魏时代的乐舞百戏》,285页。

⑮殷春梅:《<宫闱宴乐图>与汉魏时代的乐舞百戏》,283页。

⑯洪石:《战国秦汉漆器研究》,82页,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论文2002年。

⑰图片引自郑岩:《看见美好 文物与人物》,44页。

⑱大邑县文化局:《大邑县董场乡三国画像砖墓》,文物出版社1998年版。大邑县文化局《大邑县董场乡三国画像砖墓》,载《四川考古报告集》文物出版社1998年版。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更多新闻

上一篇:在家也能游成都 线上“文旅大餐”陪你度过“宅”时间!

上一篇:最默默无闻的国家宝藏汉代四川陶蛙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