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成都新闻网 > 文化新闻 - 东汉四川书法瑰宝:陕西汉中《君开通褒斜道摩崖》

东汉四川书法瑰宝:陕西汉中《君开通褒斜道摩崖》

2020-05-19 来源:四川新闻网综合

    唐   林(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陕西汉中市博物馆《君开通褒斜道摩崖》(《大开通》)展厅内景

《君开通褒斜道摩崖》①,又名《君开道碑》、《开通褒斜道刻石》,本文简称《大开通》。《大开通》镌于陕西省褒城县(今陕西汉中市勉县褒城镇)东北褒斜谷古石门隧道西南半里许的山壁上,形状为不规则的四边形,面宽276厘米,通高80―125厘米②。汉隶。立16行,行5一11字不等。全文字数已不可知,清人翁方纲《两汉金石记》录为150字,现据拓片隐约可见97字③。作者、书者不详。文字内容是记述广汉、蜀、巴三郡刑徒2690人通蜀道之褒斜道的史事,其为纪事性摩崖石刻。原石今存陕西省汉中市博物馆。                 

东汉  《大开通》原石(局部)④

东汉永平九年(66)镌刻于褒斜谷山壁上的《大开通》,南宋光宗绍熙五年(1194)才为宋代书法家、南郑县令的临淄人晏袤(1190―1194)发现,录其全文并撰写《释文》和题记镌于其下方壁上。⑤晏袤录文堪为迄今仅存的能够反映此刻石全貌的惟一蓝本,弥足珍贵。⑥不过,它很快被遗忘了,直到七百年后的乾隆间,陕西巡抚、金石家毕沅(1730―1797)撰《关中金石志》,复访而得,遂有拓本。今有孙星衍题字拓本,上海博物馆藏道光前和道光拓本。⑦

《大开通》复出,好评如潮。清人方朔(1817或1820―约1872)《枕经金石跋》说:“玩其体势,意在以篆为隶,亦由篆变隶之日,浑朴苍劲”。康有为(1858―1927)《广艺舟双揖》视其“隶中之篆也”。翁方纲(1733―1818)《两汉金石记》:“此实未加波法之汉隶也”。清人钱大听、刘熙载指其为传世汉隶“最先”、“最古”者。杨守敬更叹之为“神品”⑧。今人概括为“隶中之篆”⑨。后人多有临摹,包括一些著名的书法家,如陈师曾⑩、杨岘⑪、陈鸿寿⑫,等。⑬

陈师曾《临君开通褒斜道摩崖》  上海朵云轩藏⑭

《大开通》被视为中国书法史上最为可靠的最早的摩崖文字,在中国书法发展演变方面,有不可取代的价值。汉代在中国书法史上属鼎盛时期。之前,秦代朝廷官方文书以秦相李斯发明的篆书为主。汉承秦制,最初也使用篆书,但篆书书写不易,难以把控,这时意在摆脱篆书繁琐笔画的隶书开始在民间流行,由于节省笔画,使用方便,所以流布迅速,最终获得官方认可。由篆书到隶书不仅是书写的演变,实际上极大地推动了中国文字的发展。⑮

《大开通》为现存东汉石刻的最早一种,是兼有篆字笔法的隶书,无波折,字形大小因摩崖凸凹不平而错落参差,形成别具一格的天然趣味,显得古意盎然⑯,表现出篆隶之变的中间形态(但隶的意味要多些),线条粗细均匀,没有点画形式区别,属于隶书的发展阶段⑰,是篆书向隶书过渡的典型代表,其书法简古严正,气势开张,结体浑朴,笔画苍劲。《大开通》经过了近两千年的风霜蚀泐,它所洋溢出的金石意味更让人倾倒。⑱

《大开通》是中国著名的汉中“石门十三品”第一品,是最早的汉隶摩崖石刻,⑲是中国东汉早期碑刻代表作之一⑳,与《石门颂》《西狭颂》并列为汉代著名摩崖碑刻。㉑

收录于《中国书法经典百品》㉒、《图说中国300幅书法名作》㉓、《中国书法经典20品  隶书卷》㉔、《中国书法经典》㉕、《《历代书法名品赏评》㉖、《中国书法名作大典》㉗、《中国书法鉴赏》㉘、《碑刻书法百品》㉙等书籍。              

东汉  《大开通》拓片(局部)㉚                

 那么,《大开通》碑石与四川有什么关系哩?回答是它是东汉四川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笔者曾撰文《陕西汉中<石门颂>:东汉四川人的书法杰作》(见《文史杂志》2020年3期)已经进行对此进行研究。现概略回顾如下:汉时的益州(剌史部),㉛辖汉中、巴郡、广汉、蜀郡、犍为、、越、益州、永昌九郡,其属地以现在的四川省为中心,北面包括陕西省的汉中地区,南面包括云南、贵州一带。这相当于广义的“蜀”地,也正好是秦汉间巴蜀及“西南夷”地区㉜。也就是说,东汉时期,今陕西汉中市属于当时的益州(剌史部)管辖,时称汉中郡,是益州的属地。

益州,东汉初仍以蜀郡成都县为州治。安帝元初二年(115),徙治于广汉郡涪县,后又随益州牧刘焉(?―194)徙治于广汉郡绵竹县。献帝初平(190―193)中,又徙治于广汉郡雒城,㉝接着移治成都㉞。

在某个历史时期,狭义上讲,益州是成都的代名词,如黄休复《益州名画录》,广义上讲,益州又是四川的代名词。

具体到本文,陕西汉中褒斜道上刻于公元66年的《大开通》,当时是在益州所辖汉中郡的区域内。

《大开通》释文如下:

永平六年,汉中郡以诏书受广汉、蜀郡、巴郡徒二千六百九十人,开通褒余(斜)道。太守钜鹿君,部掾治级,王泓、史荀茂、张宇、韩岑岭等典功作。太守丞广汉杨显将陨用。始作桥格六百廿三间,大桥五,为道二百五十八里;邮亭、驿置、徒司空、褒中县官寺并六十四所。凡用七十六万六千八百余人,瓦卅六万九千八百四((后据宋代晏袤释文补))器,用钱百四十九万九千四百余斛。九年四月成就。益州东至京师,去就安稳。㉟

 《大开通》具体记载修治褒斜道的事迹:汉明帝永平六年(63),汉中太守君(河北钜鹿人)奉诏遣益州所辖之广汉、蜀、巴三郡刑徒(指服刑期的犯人)2690人通蜀道之褒斜道,历时三年,自永平六年至九年(63一66)四月完成,工程量是:“作桥格(阁)六百三十二间、太格(大桥)五,为道二百五十八里。邮亭、驿置、徒司空、褒中县官寺并六十四所”。计用工766800余人次(包括可能刑徒以外的其他从事工程的人的工作日㊱)、耗钱499400余。从此文可知,全部工程均由广汉郡、蜀郡、巴郡派去的刑徒完成,是汉代对褒斜道的最大一次整修工程㊲。        

    《大开通》手绘图㊳

古代秦岭交通四条主要道路,即子午道、褒斜道、故道、阴平道。在这四条道路中,褒斜道是自陕西西安一带到汉中最近、又较平易的路。所以,它曾经是历史上历代经营最多、最受重视的一条路㊴。秦汉时期,褒斜道是首都咸阳或长安通往陕南、四川的主要驿路,是中国历史上最古老的道路之一,对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起过重大作用,在交通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那么,广汉郡、蜀郡、巴郡的刑徒怎么会派到汉中郡去修路,笔者认为主要原因应该是这三郡均属于益州剌史部管辖,便于调配和征用;次要原因可能是,相较益州所属其他郡,如远在西昌的越郡、远在贵州东南部郡等,这三个郡的部分县,如广汉郡白水县(今青川县东北)、葭萌县(今广元昭化),巴郡的汉昌县(故治即四川巴中巴州区城关镇)、阆中县(今四川阆中市),可以说距离汉中非常近,调配这三个郡的刑徒,路途更短,花费更少。           

 东汉 《大开通》拓片(局部)㊵

东汉(也称后汉)广汉郡、蜀郡、巴郡三郡是今天的哪些地区哩?㊶

广汉郡十一城(县):雒(今四川广汉北,剌史治及郡治)、新都(成都新都区)、绵竹(今德阳市北)、什邡(什邡市)、涪(今绵阳涪城区)、梓潼(梓潼县)、白水、葭萌、(三台县东南)、广汉(故治在今射洪柳树镇)、德阳(故治即遂宁东南龙凤场)。其辖境相当今四川青川、平武以南,绵竹以东,中江县以北,遂宁、剑阁及陕西宁强以西地区。㊷

蜀郡十一城(县、道):成都、郫(成都郫都区红光镇)、江原(成都崇庆市东南)、繁(成都彭县东南)、广都(成都双流区中兴镇)、临邛(四川邛崃市)、湔氐道(四川松潘北)、汶江道(四川茂汶县北)、八陵(茂汶县西北)、广柔(四川理县北)、绵道(四川汶川东南)。辖境相当今四川松潘以南,邛崃山以东,邛崃县以北,成都市及茂汶以西地区。㊸

巴郡十四城(县):江州(重庆江北区)、宕渠(渠县东北)、朐忍(重庆云阳西)、阆中、鱼复(重庆奉节东白帝城)、临江(重庆忠县)、枳(重庆涪陵东北)、涪陵(重庆彭水县)、垫江(重庆合川)、安汉(四川南充市北)、平都(重庆丰都)、充国(四川阆中西南)、宣汉(四川达县市)、汉昌等。其辖境相当1997年重庆与四川分治前的原四川东部地区。㊹                  

    东汉  《大开通》拓片(局部)㊺

说起来,这三郡虽然面积辽阔,但是地广人稀,三郡合起来人口总计才3.035.963人,其中:蜀郡1.350.476人,巴郡1.086.049人,广汉郡599.438人。㊻

在东汉,调配刑徒是很正常的事情,如东汉章帝到灵帝时(86―170),曾从四面八方调配刑徒来洛阳城大规修建某些巨大工程。㊼

陕西汉中《大开通》虽然未署书者、刻者之名,现在也无从考证。不过,它完成并镌刻于东汉益州所辖的汉中郡境内,记叙的是益州所辖广汉郡、蜀郡、巴郡三郡刑徒2690人通褒斜道之事,这是史实。因此,可以说,《大开通》是东汉四川的书法瑰宝,是东汉四川先民留下的珍贵文化遗产。

2020年5月12日成都锦江畔                               

唐林,美术史家,四川省社会科学院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四川历史研究院学术委员,四川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四川非遗协会专家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个人独著《四川美术史》上册、中册,为国图、北大、清华等众多著名大学和省市的图书馆馆藏。翻译作品《为我唱首歌吧》列入小学语文同步阅读教材。

――――――――――――

    ①此文为唐林《四川美术史》(上册.巴蜀书社)修订条目之一。

    ②郭荣章:《“石门十三品”底蕴管窥》,《中国书法》2017年10期

    ③参见薛凤飞:《褒谷摩崖校释》,2页,湖北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④图片引自陈思:《石门摩崖文本留名现象与主体心态探究》,《中国书法》2017年19期。

    ⑤郭荣章编著:《石门石刻大全》,三秦出版社2001年版,第81页。

    ⑥郭荣章编著:《石门石刻大全》,第73页

    ⑦李以超:《清代书学中的汉碑研究》,复旦大学博士论文2013年,第343页。

    ⑧分见《潜研堂金石文字跋尾》、《艺概》、《评碑记》。

    ⑨谢芳琳:《“石门十三品”说略》,《文史杂志》2009年3期。

    ⑩陈师曾(1876―1923),江西义宁(今江西省修水县)人,著名美术家、艺术教育家。

    ⑪杨岘(1819―1896 ),归安(今浙江湖州)人,以汉隶名世,吴昌硕曾师从于他。

    ⑫陈鸿寿(1768―1822年),钱塘(今浙江杭州)人,书画家、篆刻家。

     ⑬李以超:《清代书学中的汉碑研究》,239页

    ⑭图片引自江西美术出版社编:《陈师曾全集精选  书法  纂刻》,江西美术出版社2017年版,第32页。

    ⑮杨克炎:《历代书法咏论》,中国青年出版社2013年版,第391页。

    ⑯王蓬:《大开通  汉中交通文旅纪事》,西安出版社2017年版,第23―24页。

    ⑰张永婷编:《挥毫落纸如云烟  书法卷》,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72页。

    ⑱梁少膺:《访汉中刻石――关于对汉代褒斜道交通及其摩崖书丹、镌刻和书体的考察》,《中国书法》2016年22期,第106页。

    ⑲傅汝明编著:《碑刻书法百品》,世界图书出版西安公司2007年版,第15页。

    ⑳金其侦:《中国碑文化,》,78页。

    ⑳王树海编著:《通赏中国书法》,长春出版社2014年版,第12页。

    ㉑李青编著:《中国书法经典百品》,65页。

    ㉒金晶:《图说中国300幅书法名作》,57页。

    ㉓周国亮、朱巽华:《中国书法经典20品  隶书卷》,23―28页。

    ㉔武元子、邹文主编:《中国书法经典》,41页。

    ㉕倪文东:《历代书法名品赏评》,西北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30页。

    ㉖王冬龄主编:《中国书法名作大典》,广西美术出版社1998年版,第338页。

    ㉗黄正明主编:《中国书法鉴赏》,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36页。

    ㉘傅汝明编著:《碑刻书法百品》,第15页。

    ㉙图片引自陈思:《石门摩崖文本留名现象与主体心态探究》,82页。

    ㉚东汉,全国设1个司隶校尉部和12个州剌史部,州分别为豫州、冀州、冀州、兖州、徐州、、青州、荆州、扬州、益州、凉州、并州、幽州、和交州。汉献帝兴平元年(194),又分凉州置雍州。引自章风:《中华通史  1》,东方出版社2014年版,第498页。注:西汉州刺史,职为监察地方政情,俸禄级别低于郡太守,不专设办事机构。光武帝刘秀(公元前5年―公元57年)时将州刺史
    ㉛改为正式的地方长官,专设衙门,成为高于郡、属国都尉的地方政府。引自罗开玉:《四川通史  卷2  秦汉三国》,四川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第93页。

    ㉜姚乐野:《汉唐间巴蜀地区开发研究》,四川大学博士论文2005年,第46页。

    ㉝蒲孝荣编:《四川历代政区治地今释》,四川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所印1978年,第12页。

    ㉞罗开玉:《四川通史  卷2  秦汉三国》,第93页。

    ㉟引自宗鸣安:《碑帖收藏与研》,,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2008年版,第35页。按:释文有各种不同版本,略有不同。

    ㊱去非:《褒斜石刻和汉代徒刑》,《文物》1963年2期。

    ㊲汉代此前对褒斜道的一次大整修乃在汉武帝时期(公元前140一前87年)。《史记》卷二十九《河渠书》记:“天子以为然,拜(张)汤子印为汉中守,发数万人作褒斜道五百余里。”

    ㊳图片引自陈思:《石门摩崖文本留名现象与主体心态探究》,84页。

    ㊴陈明达:《褒斜道石门及其石刻》,《文物》1961年Z1期。

    ㊵图片引自陈思:《石门摩崖文本留名现象与主体心态探究》,第83页。

    ㊶参见蒲孝荣编:《四川历代政区治地今释》,四川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所印1978年,第11―14页。

    ㊷章惠康、易孟醇主编:《后汉书今注今译  下》,岳麓书社1998年版,第2821―2822页。

    ㊸章惠康、易孟醇主编:《后汉书今注今译  下》,第2822―2833页。

    ㊹章惠康、易孟醇主编:《后汉书今注今译  下》,第2821页。

    ㊺图片傅汝明编著:《碑刻书法百品》,第14页。

    ㊻参见章惠康、易孟醇主编:《后汉书今注今译  下》,第2820―2821。注:人口统计史料各有不同的数据,如据《后汉书・郡国志》,到东汉后期,人口达到四千九百一十五万,而据《晋书・地理
志》,为五千六百四十八万。转引自谢谦,国学词典,四川辞书出版社,2018.05,第251页

    ㊼去非:《褒斜石刻和汉代徒刑》,《文物》1963年2期。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更多新闻

上一篇:美国老奶奶在TikTok上鼓励女性摆脱家暴

上一篇:“云”游博物馆 文物“活”起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