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成都新闻网 > 文化新闻 - 清代四川藏地的造像及石刻

清代四川藏地的造像及石刻

2020-09-10 来源:四川新闻网

唐   林(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清)铜鎏金司徒・却吉迥乃(七世司徒活佛)像  国家博物院藏

(一)藏传佛教金铜佛

在四川的藏传佛教寺庙中,有大量青铜佛像。在经院式雕塑艺术中,金属雕塑最具有代表性,如甘孜州德格八邦寺的造像。

德格县八邦寺是嘎玛嘎孜画派的传承中心,高僧云集,许多活佛、堪布、喇嘛在“五明”学科的研习中卓有建树,在雕塑方面人才辈出,这保证了八邦寺佛教塑像的艺术品质。17―19世纪,藏区的玛(合金铜)已能成批生产,并且现实性的人物塑像融入佛造像之中。国家博物馆收藏有数十件德格县八邦寺造的造像。八邦寺早期的造像胎体较厚,雕琢精细,衣饰上雕精美的花纹,每座造像的座后刻款都标明是在八邦寺铸造。

铜鎏金司徒・却吉迥乃(八世司徒活佛)像,18世纪造像,国家博物馆收藏。这是国家博物馆收藏的八邦寺造像中最精致的一件。祖师头戴僧帽,帽缘两边各有五个小凹槽,显然曾镶嵌宝石,现已失佚。面容方正平和,老年形象。从里到外的坎肩、僧裙、袈裟、大氅都雕刻细密的花纹。左手结禅定印,右手结施无畏印,双脚隐蔽在袈裟之下。身下坐二层软垫,第一层软垫铸出立体感强烈的卷草纹。造像整体比例精确,装饰繁复。此像底座的后面有藏文题款。

铜鎏金白马宁切旺波(九世司徒活佛)像,国家博物馆收藏,八邦寺19世纪作品。铜像极好地塑造了一位专心于静修的大经师、大学者。这位老者头戴华丽的红色僧帽,披在僧衣最外面的大氅上有简洁的格纹。左手在腰间结禅定印捧宝瓶,右手当胸结说法印,盘坐在双层坐垫上。坐垫以两道浅浅的竖线表现布垫上的接缝,此像坐垫后部刻藏文题款。

其他还有让迥多吉像、白丹意希宁波像、顿督多吉像等。这些造像比例精准、尺寸规范,具有写实主义塑造原则与浪漫主义装饰风格相结合的特点。造像出现大量汉文化元素。衣饰上的细刻花纹包括花朵纹、缠枝纹、龙纹、云纹和几何纹,全是汉地流传甚广的装饰图案。衣褶写实而富立体感,衣服质感厚重,更接近汉地造像的传统审美。

当时,德格县的玛佛像与拉萨多觉边肯玛佛像、扎什伦布寺俐玛佛像齐名,在四川藏区的寺庙,有许多如德格八邦寺的雕塑作品。德格玛佛像。为康区金铜佛像的代表。由于与汉地接近,德格玛佛像流入到滩地民间的数量不少。《中国藏传佛教金铜造像艺术》一书所收的金铜造像中,有相当数量的就是在八邦寺铸造的(参见工艺美术一章中的“金属工艺”)。

凉山州木里藏族自治县喇嘛寺铜文殊巨像,清初,坐像高约17米左右,坐落于三楼一底的藏式在殿堂内,一楼和二楼是佛像的下部和胸部,三楼是佛像的肩部和头部,全用铜皮包制,上镀金色,并嵌有各种宝石、翡翠玉片。造像庄严慈祥,栩栩如生,工艺价值极高,在藏传佛教塑造像有极为少见。

不过,四川藏区现藏的古佛像很多都是从外部带进来的,或来自西藏地区,或来自域外的古印度、尼泊尔和喀什米尔地区,如德格县更庆寺藏的12世纪黄铜救度佛母像来自东北印度、17世纪黄铜观音菩萨像来自西藏,等。

北京的民族文化宫博物馆保存有从四川征集来的两尊释迦牟尼铜像,一尊制作于18―19世纪,一尊制作于18世纪。

(二)藏传佛教泥塑

在四川藏区,除了金属造像,更多是的造像泥塑。这里所谓的造像,主要指的是神像。无论本教还是藏传佛教,传入四川藏区时第一个举措就是修建寺院,寺院里需要供奉佛像,而泥塑佛像是最经济最快速的。造泥塑用的材料必须是光滑细腻、具有很强黏度的胶泥。为了加强泥的黏着力,里面要适当加进一些毛边纸。泥塑的骨架通常用木材,其格局必须遵照《画论》、《绘画量度》、《造像量度经》等中制定的规范标准。塑像风格与同一时期其他类型的佛教造像基本一致。泥塑像造好后,大都要依照严格的规定上彩。重要的泥塑佛像还要敷金。泥塑佛像除了彩塑,还有素塑。

德格印经院的雕塑主要是表现佛、菩萨、罗汉、护法神、历代高僧和历史人物的泥塑像,分别安置在大、小经堂之内。大经堂有塑像14尊,小经堂有61尊,其中四个系列组合的塑像引人注目,分别是莲花生大师系列、护法神系列、罗汉系列和释迦牟尼佛及随行弟子系列。四个系列组合的泥塑像特色鲜明,充分显示出藏传佛教雕塑艺术的审美情趣和高超的技艺。

四川藏区还有“擦擦”泥塑(泥制小佛像)、“朵玛”泥塑(用糌粑和酥油和成面团后制作的各种动物、人物和宗教供品)、酥油花泥塑。其中以藏族特有折酥油为主要原料制作的酥油花是一种独特的雕塑艺术,表现的内容有佛教故事、历史故事、人物传记、花草树木、飞禽走兽、佛像和人物形象等。酥油花的制作有四道工序:扎骨架、做胚胎、敷塑和细装。组装后,在一座大的花架上,往往有几十个,甚至一二百个人物组成的故事画面。四川甘孜理塘寺的酥油灯会(主要是看酥油花)在该地区亦颇有影响。

北京的民族文化宫博物馆保存有从四川征集来的的泥质大威德金刚像、长寿三尊像、尊圣佛母像。

(三)藏传佛教石刻

藏传佛教石刻包括玛呢石刻、摩崖石刻、石窟造像以及寺院刻像。由于四川藏区主要为玛呢石刻和寺院刻像。

玛呢石原指雕有“六字真言”的石头,后泛指雕刻有明言、咒语、佛像、法器、各种宗教符号的石头。嘛尼石刻大都刻在片石、卵石上。玛呢石刻大多由民间艺人完成。他们按朝佛者的要求,在悬崖或石块上刻经文、六字真言和吉祥颂偈的词句,或刻上佛像女神和其它保护神,石块大多就地采集,先涂上一层暗红色作底,即构图打凿,其刀法粗犷流利。玛呢石刻中最有艺术价值的是一些灵异动物和魔怪的造像,艺人根据石块的形状,结合动物形象巧妙安排,虽是一些简单的拟人石刻,但具有“神的威严”,有些局部看来是随手凿成,却能寓雅致于质朴,掘中有巧,出奇制胜。人物石刻中,除了佛祖释迦牟尼外,莲花生、阿底峡、米拉日、宗喀巴等也多处出现,将佛陀、菩萨、尊者镌刻在顽石上,虽无严格的度量,却能寓法度于坚石,尽刀笔之情趣。

寺院刻像主要是格萨尔石刻画像(参见绘画一章中的“石刻线画”)。

本文摘自《四川美术史》(下册.元明清卷,巴蜀书社2020年)第902―905页。

唐林,美术史家,四川省社会科学院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四川历史研究院学术委员,四川省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四川非遗协会专家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个人独著《四川美术史》上、中、下三册(共320万字),为北大、清华、人大、南大、川大和国家图书馆、首都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四川省图书馆等众多著名大学和省市的图书馆馆藏。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更多新闻

上一篇:朱仙镇木版年画集团发布区块链溯源技术第二批非遗动产—官瓷

上一篇:清代四川的印染织绣工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