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成都新闻网 > 社会新闻 - 《辞海》出新:第七版今年9月份推出 金庸余光中入词目

《辞海》出新:第七版今年9月份推出 金庸余光中入词目

2019-06-14 来源:成都商报

10000条

第七版的《辞海》全8卷,总字数约2400万字,总条目13万余条,新增条目10000条,超75%的原有词条都进行了修订、更新

1000余位

《辞海》的背后拥有1000余位各学科顶级专家参与编纂,所有词条都经千方百计求证,反复锤炼,拥有合法知识产权,内容经过严格审核

100多道

每一个词目,从收词阶段起就进入严密的工作程序中。有些学科还要请社外专家进行重点审读,每个词目从收词到最后定稿要经过一百多道工序

十年磨出的《辞海》全新版即将推出!你想象不到:1个词背后有100道工序,还有1000个专家的打磨……你会很新鲜,新版《辞海》重要人物条目,新增了金庸、饶宗颐、余光中、陈忠实!昨天上午,中国最大综合性辞典——《辞海》(第七版)研讨会在成都低调举办。

据了解,《辞海》是中国唯一以字带词,集字典、语文词典和百科词典主要功能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辞书,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伴随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记忆。它最早于1915年由中国近代著名教育家、出版家陆费逵动议编纂。初版诞生于1936年,是一个有着83年历史的知名辞书品牌。自1979年第三版起,形成了稳定的十年一修的规律,到2009年面世的第六版,累计发行达600万部,分册达2000万册,创中国大型工具书发行量之最。

今年9月,83岁的《辞海》将以全新面貌正式推出。那么,第七版《辞海》是怎么编辑出来的?与老版本有哪些不同?今天,提前看了这套精致样书的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为你一一揭秘!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

记者 陈谋 摄影报道

1

新增

新增条目10000条

5G、物联网、比特币等热词入选

据了解,第七版的《辞海》全8卷,总字数约2400万字,总条目13万余条,新增条目10000条,超75%的原有词条都进行了修订、更新。新增政治、经济、科技、文艺等方面新词目,更新了法律法规、国际单位、社会生活相关词条。比如,新增词目有公众关注的各种热点词汇,如最新通信技术4G、5G,日常生活中常用的触摸屏、物联网、大数据,代表未来发展技术的无人车、量子通信等词目。金融部分新增了对冲基金、天使投资、影子银行、逆回购、量化宽松、第三方支付、跨境电子商务、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首次公开发行(IPO)、众筹、比特币等一批条目。

而在中国文学新增重要人物条目,记者还发现近几年去世的金庸、饶宗颐、余光中、陈忠实等重要名家也在其列。外国文学方面,也补充了新过世的重要作家,如诺奖得主加西亚·马尔克斯、萨拉马戈、多丽丝·莱辛、君特·格拉斯等。

此外,限于体例没有收录的作家,也补充其有影响力的代表作品,如奈保尔的《抵达之谜》,菲利普·罗斯的《鬼作家》,石黑一雄《被掩埋的巨人》等。其中东欧文学条目此次进行了大量修订,增删许多新条目,反映近年学界在原本较为冷门的东欧文学研究领域取得的新突破、新成果。

文物考古学新增了过世的著名文博学家,如张忠培、王仲殊、徐苹芳、马承源、王世襄等。1990-2015年共26年每年公布的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中特别重大的条目,如丁公遗址、灞桥遗址、雷峰塔遗址、里耶城址等,集中体现20世纪中国文物考古领域的著名人物和近年来中国考古学科所取得的成就。同时,新增彩图至18000余幅,并对很多照片进行更新,地图重新绘制。并保留了历版留存下来的一些精美的手绘插图。

2

编纂

各学科顶级专家参与

全面数字化 读者可获取线上服务

已经83岁“高龄”的《辞海》现在也开始走数字化路线,《辞海》的内容已全面完成数字化转化,数据库已建设完成。据悉,凡购买《辞海》(第七版)彩图本的读者,可获取线上服务,随时随地随手查。出版社的工作人员通过线上系统,以成都为关键词进行检索,即可看到三国时期的刘备、唐代诗人杜甫、五代后蜀画家黄筌、医学教育家蔡翘、天文学家李珩、物理学家蒲富恪、音乐学家王光祈、语言学家王锳、川剧演员周慕莲、贾培之、扬琴演员李德才、作家巴金、李劼人、艾芜、文艺理论家阿壠、新闻学家萨空了等各个领域的成都名人。

不过,网络流行语诸如“喜大普奔”、“蓝瘦香菇”、“洪荒之力”等因未经过沉淀、稳定性差等原因不在收录之列。

《辞海》与网络百科有什么区别?出版社的工作人员介绍,最本质特征是权威性和准确性,1000余位各学科顶级专家编纂,每一个词条,从收词到发稿,共包含一百多道工序,所有词条都经千方百计求证,反复锤炼。拥有合法知识产权,内容经过严格审核,提供更准确的信息。而网络上的百科是网友自发提供,内容的科学性和准确性不能保证。

3

背后

学术薪火代代相传

主编病榻上改稿 学生为已故师长写词条

《辞海》的背后拥有两支极具权威、高水平的编纂队伍。一支是作者队伍,一支是编辑出版队伍。从舒新城、陈望道、赵朴初到陈至立、干福熹、左焕琛,聚集了一流专家、学者,富有辞书编纂经验。

第七版《辞海》编委会新增14位副主编、81位分科主编。2015年,在200多人参加的分科主编会议上,年纪最大的90多岁,这些饱经风霜的学界名士,其中一部分人参与编纂《辞海》达数十年之久 。第七版《辞海》的副主编还有王安忆、王新奎、叶叔华等各学科、各领域的一流专家。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获悉,天文学家、中国社科院院士叶叔华已92岁高龄,还坚持参加《辞海》主编会议,以高度的使命感、责任感为新版《辞海》的修订出版贡献自己的力量。中国近代史的分科主编陈绛,从《辞海》第五版起参与编纂工作,编纂第七版时,他因病住院,在病床上,他仍坚持审读了所有条目,将修改意见工整地写在稿件旁边,并同责编探讨疑问处,告知应再核实的资料。

据悉,《辞海》中由学生为已故的师长撰写条目的情况为数不少,比如“档案学”的主编宗培岭是上海大学档案学教授,他的老师陈兆祦是中国著名档案学家、档案教育家,是新中国档案科学和档案教育事业的重要奠基人之一。陈兆祦也是《辞海》“档案学”的主编,2009年《辞海》第六版的档案学科条目就是由陈兆祦主持撰写审定的。2016年陈老师以85岁高龄谢世后,宗培岭接任了《辞海》第七版档案学科主编。宗培岭多次和编辑说:“我们这次编纂修订,其实都是在陈先生的工作成果基础上作的,必须得严谨仔细,慎之又慎,才不至于对不起前辈的心血”。在宗培岭的提议下,经过辞海编委会批准,原《辞海》分科主编陈兆祦作为档案学重要人物被收入第七版《辞海》,而词条的撰写者正是宗培岭。

一/个/例/子

稷黍穄有何不同?

为写一个词条 七旬专家学习上网淘宝

据出版社的工作人员介绍,《辞海》的修订编纂是一个系统工程,既有周密的总体设计,对全书条目总数、普通语词条目和百科条目的比例、百科条目中文科和理科的比例以及各个学科的条目数等都按照实际情况作了具体规定。

每一个词目,从收词阶段起就进入严密的工作程序中。收词时要有基础词目单,要在此基础上对词目进行增删、修改等,然后进入专家论证阶段,根据专家意见整理出最终词目单,由各分科主编下发给撰写者。撰写者先试写各类样条、进行论证讨论,定稿后大规模撰写。作者定稿、交分科主编审阅、分科主编审阅定稿上交出版社、出版社三审。有些重要学科还要请社外专家进行外审重点审读。每一个词目从收词到最后定稿要经过一百多道工序。

在《辞海》第七版修订时,有人对“稷”为何物提出质疑。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辞海》语词部分分科主编王继如教授,在撰写【稷】条释文时,煞费苦心。他查阅了各大工具书、相关研究书籍,还在网上查阅了大量的图片和文字内容,对“稷”是何面目,与“黍”“穄”等有何不同,与今天的小米、小黄米、糜子是何关系,心里还是少了最直观的认识。为了解决这个疑问,年过七旬的王继如另辟蹊径,通过学习网络购物,与内蒙古、山东等地的卖家进行了仔细交流,“卖家对东西的了解,总比我们多些。”随后,王继如买来了小米、大黄米、糜子等,并煮熟作比较。结合查阅的资料,他得出结论,小米称稷,大黄米称黍,糜子称穄。只是人们有时会将“穄”写成同音的“稷”。而这两个字古音是不同的,只是现在相混了。为了了解得更清楚,王继如还做出了稷(小米)、黍(大黄米)、穄(大黄米)三种谷物及其植株的对比图。黍与穄的植株很像,区别在于黍煮熟之后是黏的,而穄不黏。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更多新闻

上一篇:苏东坡才是漫画画法的创始? 所画“寿星”拓片引发关注

上一篇:成都交响乐团惊艳亮相 第五届浑河岸交响音乐节奏响华美乐章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